当前位置:首页?>?详细页

槐花“苦累”

来源:五二〇队 陈财喜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浏览次数:

打印

  今年五月初,在一个风和日丽上午,我带着外孙儿到河边槐树林儿前的广场玩。瞧,那槐树林儿的树枝上,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缀满枝丫,并轻轻垂下,它的花朵呈圆锥状花序,长15到30厘米不等,花冠呈蝶形,乳白色。小小的白色花朵在还未开放时是扁扁的,当槐花开放后,中心的花蕊是浅黄色的,很不起眼的点缀在里面。槐花不像别的花一样向上开放,而是向着地面,像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微笑着问候大地母亲,似是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放眼望去,在碧绿的树叶中间,洁白的槐花挂满树枝,晶莹似雪,玲珑似玉,甚是喜人。一阵春风吹来,弥漫着淡淡的素雅的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小外孙见我望着一片槐花如痴如醉,问了我一声:姥爷,这槐花能吃吗?我说:能吃,我小时候由于家里穷粮食不够吃,你姥姥娘就到槐花盛开的时候,经常给我们做槐花“苦累”吃。说着说着勾起了我童年时代吃槐花“苦累”的回忆。

  “苦累”是我们太行山地区农村的一道特色小吃,介于主食和菜之间。以前遇上天灾人祸,穷人家没饭吃的时候,常用槐花、榆钱、野菜和棒子面拌在一起蒸熟,出锅后趁热拌上调料,就可以既当菜又当主食。起名叫“苦累”,是为了说明这是一道忆苦饭。

  记得在六十年代初,由于受自然灾害的影响,家里的粮食不够吃,尤其是到春天青黄不接时,家家粮食短缺,我母亲就从家院的槐树上摘槐花做“苦累”给我们吃。那是我还小,也就五六岁,父亲站在树下钩槐花,我和姐姐、哥哥们忙着在地上捡槐花,比我大一点的姐姐,调皮地把捡起的一串槐花挂在耳朵上当作耳坠玩,非常好看。等我长大一点会爬树后,我便承担起了钩槐花的任务。放学回家后,书包往桌子上一扔,拿起篮子和自制的钩子,“噌噌噌…”,几下就爬到大槐树上,将篮子往树枝上一挂,先将能够得着的槐花摘下来放到篮子里,那时我常常抵挡不住槐花的诱惑,迫不及待地将一把槐花放在嘴里嚼着,嚼出满口清香甘甜。当将身子周边的槐花摘完后,再拿起自制的钩子一只手板住枝条,另一只手用力一拧,带槐花的树枝就会应声落下,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就可以摘满满的一篮子槐花,然后,等母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后给我们做“苦累”吃。

  母亲做槐花“苦累”时,我常常站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希望快点做好让我充饥。

  槐花从树上摘下来后,首先要洗净,并在清水中浸泡二十分钟,然后捞出捏干水分,再放入开水中焯一下,焯好后,捞出放入凉水中,泡一会儿后捞出捏干水分,等到其八成干的时候,就可以把槐花放入盆中,加入玉米面(现在是小麦面粉)用手弄散,拌到槐花上都粘一层面粉成独立的样子为止(面粉不要一下子加太多,一点一点地加)。然后在蒸锅的蒸格上铺一层干净的湿棉布,锅中装清水烧开,烧开后把拌好的槐花均匀地铺在湿棉布上,水开后蒸20分钟左右。在锅里蒸槐花时,可以做好调汁,把盐、辣椒油(可根据自己的口味选择)、香油、醋和蒜泥混在一起,调成汁。蒸好后盛碗(盘),并把它打散,不要粘在一起。把调好的汁液倒在槐花上,撒上葱花在拌匀,于是香飘满屋,甜丝丝的余味无穷,这样美味的槐花“苦累”就做好了,它能沁入了你的五脏六腑。那时候,我为能吃上槐花“苦累”,感觉特别幸福,一般一顿饭能吃两碗呢。

  现在我们老家和一些特色餐馆还常吃“苦累”,但是随着改革开放和生活条件的逐步改善,多以土豆丝、豆角、茼蒿等代替槐花、榆钱、野菜等。这道食物过去穷人食之饱腹,度饥荒;现在人们食之润燥,清胃肠。据说槐花不但具有良好的观赏价值,还是一种很好的食材,属于纯天然绿色保健食品,香甜可口,美味稽食,富含多种营养成分,具有养颜美容,维持体型,保护肠胃,改善人的血管,预防高血压等功效呢,养生专家称之为天然的“肠道警察”。

  虽然六十多年过去了,往事仍烙印一般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每到槐树开花的时候,记忆的闸门就会自动打开,母亲给我们做槐花“苦累”的身影就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久久难以忘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