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细页

走进拉萨

来源:五二二队 刘丽丽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9日  浏览次数:

打印

  临于大海,喜惊涛拍岸之壮观,行近荷塘,叹荷叶不染之精神,走近拉萨,惊膜拜顶礼之虔诚。人在、圣洁在,精气神也随之鲜活起来……

  人生阅历在年龄增长的路上,人的成长在面对困惑与解惑的路上。明代书画家董其昌曾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当你真正地行走在路上的时候,颇多日常鲜有的感悟会随着路途的遥远而延伸铺展,乃至再次回归后眼前还会经常浮现那路边的风景,还会梦见山林间的鸟语花香。一段旅程,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影响了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重逢

  此番行程已是我二次进藏,原本以为与上次的区别仅在于参团与自由行的不同,却未曾想到三十几岁到四十几岁的年龄跨度。在从北京西出发、过青海西宁、那曲、拉萨火车站的过程中,卧铺车厢里很多人出现头痛及无法入眠的高原反应,自己也在夜间穿越山口时出现了头痛现象。抵达拉萨时,正好赶上了雪顿节,在宗角禄康公园,第一次现场观看了独具民族特色的藏戏。步行环绕布达拉宫一周,那些虔诚的信徒,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不停拨着经筒,感受着对信仰的执着。不经意间脑子里冒出了仓央嘉措的那句:“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不经意间,又开始盘算着明日的行程,去“玛吉阿米”? 想着想着却忘了下车,无奈的我,走下公交车,慢步在高原日光城,步数竟然比在唐山走的还要多。找了家藏茶馆。坐在桌畔,心无挂碍,咸的是酥油茶,暖的是整个人。再来一碗藏面,打了个饱嗝,吃得心满意足。 拉萨的夜,来的比内地晚两个小时,已是晚上八点多,可天空依然晚霞辉映,于己而言,天黑即回房间,安全第一。

  偶遇

  心之所向的旅行,就是一场人与风景的汇合,是人与灵魂的对话,在诗和远方的路上,我们往往就是在不期然中遇见。 细雨霏霏,早晨八点多的日光城尚未醒来,我已经在7路公交车上了。连绵的雨水浸湿了八廓街的石板巷,顺时针朝圣的人们,有磕等身长头的,有手持转经筒的,有坐轮椅由家人推着行进在转经道上的,还有架拐蹒跚前行的,他(她)们的脸上漾着祥和安宁。渐渐地,一棵茂盛的大柳树吸引了我的目光,翠绿的叶片、粗壮的枝干于古城中甚是少。见到它就到了“加卡夏”,坐在“喜鹊阁”中静享一壶酥油茶,闲适望窗外,一个人不急不徐地喝,简简单单地发呆。若《桃花源记》描述般的感觉:“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并怡然自得” 沿加卡夏深长的石板路,带着些许好奇心,走了近百步,得见“天堂时光旅行书店”,受“书店”二字的牵引,走入其中。初时被满墙的展示风光与人文的名信片所吸引,不禁驻足欣赏,待踱步过程中脚下条式木板传来久违的似从年代久远而来的“嘎吱嘎吱”的声音,竟感觉那么不可思议;盯着脚下木板,又看向落在案几上已选好书籍上的树叶,抬头仰望,哪曾想到自己是在一个真实的六七米高的苹果树下阅读;继而顺着书架走了一圈,可是不得了啊!连连啧舌,不仅有苹果树、松树、金银木,庭院中间还有一棵高大桃树,结了许多红艳艳的大桃子。那一瞬间,感受到了人与书与自然的高度融合。二层回廊旁原木色的书架上各类书籍有序摆放,栏杆与树干相连五彩经幡随风而动,小麻雀们在树尖上跳来跳去、偶尔叽叽喳喳。立于一侧,在想,风从哪里来的呢?瞧了瞧几近透明的硕大棚顶,看了看一人高的白墙,仔细打量,墙与顶之间竟是留有一米多的空间,风从这边来,到那边去,吹动了经幡,吹落了秋叶,吹红了绿桃,更是吹皱了一片心湖,这个书店怎么可以如此静好?伫立其内,似穿过了春夏秋冬,宁和的风儿吹面不寒,树上有四季荣枯,书里有人间冷暖,诸多美好在立体的庭院中弥漫,渐渐地浸润了我。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多,读书,梳理思想,坐在桌旁写着名信片,时间在指间悄然流淌,人惬意地盘桓,不舍离去。择选了一套老潘的摄影作品集《一世温暖》、《一叶菩提》、《一次相遇》、《一路风尘》;挑了十张名信片并写了些给自己的话,业已写好地址,却没寄出,担心如果收不到丢了,则可惜了灵光乍现时整理出来的思绪,邮戳的形式就算了吧;当然,还有喜欢的六张厚牛皮纸质书签。 听店员介绍说:书店主人潘朝奉,影视专业,爱好摄影,也拍电影,喜欢旅行,开了几间连锁书店,是一个怎么高兴怎么有意思就怎么活着的人,挺好。 人生中的每一次遇见,都是一次美丽的缘分。今天,遇见了深居小巷内里,最美的你——天堂时光旅行书店,守候岁月,静待花开。

  微笑

  对于日常我们面部所表现的和看到的微笑,心绪总会不由自主地松驰,也会自然而然放松。进藏期间,经常花1元钱乘坐公交车,以为如此这般可以更加地贴近藏胞的生活。傍晚,从想要驻足的景点返程,在车上看到可爱的藏族小朋友,向她露出了大大的微笑,小朋友看到迅即笑的好开心,我和小小的她彼此微笑了好几次,她的妈妈一起笑了,爸爸看到也笑了。微笑,跨越了语言障碍,传递着彼此的爱心和率真,我们,都喜欢。她笑起来特别好看,眼眸像是装进了星辰,好似能化开所有悲伤。在哲蚌寺,因为下雨游人很少,多是信众。偌大的寺庙,不仅自己常会迷失方向,有的藏胞也会找不到路,绕来绕去中会遇上彼此眼神里的困惑。每每看到,我总是主动露出八颗牙式真心的笑容,无论是喇嘛师父亦或是男女老幼的人们,当他(她)们看到我真诚质朴的笑脸时、他们的面部表情随即柔和舒展、同样露出由内而外的笑容。看到我停步喘气、扶墙休息,会用很不熟稔的汉语问候,“是哪里的人?”,“不急,累了,坐”,有的话我听不明白,但我的心听得懂、感受到了那些善意。 微笑,温暖了世界,送给人们以温暖舒适。时光不会为任何人停驻哪怕片刻,人生有八苦,仓央嘉措一句“人生安得双全法”,又蕴含了几多无奈啊。世上何来占全之理,不如意事常八九,常想一二。多笑笑吧,开心时可以存各种欢笑,碰到哀痛苦愁也努力微笑,温暖和鼓励自己,抚慰心灵。 如果此刻你对生活充满失意与忧伤,那么现在就仔细想想生活最坏还能怎样。地球是圆的,乌云不可能永远都遮蔽同一个地方,所以—— “每天开心笑,累了就睡觉,醒了就微笑”。 未来,怀平常心,微笑前行。

  从容

  坐在长椅上,眼前是庄严的布达拉宫,微风拂面,和煦的阳光照得后背暖洋洋的。天空中的云朵洁白,时而绵延成片,时而聚拢堆积层层叠叠,时而如薄纱飘过,随着在天上的高度和厚度不同,形态变化莫测。在这里,云的颜色竟然可以存在不同色度,洁白,乳白,灰白,浅灰,透着一点点蓝色的深灰,让人观之目不暇接、浮想连连,文字业已难以描述了。路过的人们步履从容,手持各类串珠,或晃动所持经筒,嘴里喃喃诵读着经文,…… 或许除却衣食住行和赚取财富,他们的内心以祈福为主,少了许多繁杂计较,日子因简单、充实而富足清净。内心接受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生活。所谓静好,一方面是少灾少难,更多的是悦纳后的对岁月中的人与事,平和淡然以待。《妙趣人生》中写道: “旅行,最好的土产品,应该是回忆” 。经年里,二次进藏,至于“何日君再来”,难以想见日期,就如此次8月3日随心定下了行程,只为润泽细化、补充完善对西藏的遇见和感知。一切,在刚刚好的过去,记叙着刚刚好的今朝。 不长的时日里,居于城关区北郊扎基寺附近的小巷里,与藏胞为邻。每天,乘公交车穿行在拉萨的大街小巷。每天,走进马路边最常见的茶馆,喝微咸的酥油茶,吃青稞做的藏面以及浓香骨汤,静静地听男女老少们说着听不懂的藏话,着民族服饰者居多,黝黑的脸庞。他们的一天,从早晨9点开始,想吃咖喱饭则须等到“中午1点半”才会有,而夕阳在晚上9点左右才会隐于群山之后。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 来来往往旅行的人,对于雪域高原而言都是过客,它默然而视,不喜不悲,“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收,缘落则灭”。

  在距离天空最近的地方,让自己闲下来,给心一个宁静的空间,沉淀与感悟生命,然后怀感恩平和之心继续前行。书中采撷:“随意而为,简单明了,才不会有太多的纠葛和牵绊,停下脚步欣赏路旁的无名野花,在感受一份闲适之后再次启程,不为生活而去,不为生活而留,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