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细页

最幸福的事

来源:五一六队 白玉兰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5日  浏览次数:

打印

有一条小溪在记忆的沃土里流淌,有一种爱在心中驻足却不失方向,有一种情感在触碰时绽放光芒,有一种思想在真诚中释放美丽,有一种幸福在平凡中获得满足,无修无饰,原汁原味。
时光 还得追溯 80年代初,那时 农村已经实行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了 ,我家也分到了几亩薄地,那个年代不 现在,现在农村家家户户种玉米 基本上实现了 机械化 ,春种用滚子滚,滚完后直接可以打锄草剂,逢上干旱缺水的时候,用井水灌溉两水就够了,就直等秋 收获了。而那个 年代还保留着 人畜 合力 劳动作业 春种时, 一个又一个 农民一锹一锹地挖坑,然后再撒上三两颗种子,再用土埋好, 种下了种子,就像种下了希望, 朴实善良的人们 祈盼 着一场透雨, 希望生根发芽 。当 看着秧苗绿油油的一天比一天长高时,他们的心里是美 滋滋 的,脸上的笑容是甜的,走起路来是轻松的,好 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正巧落到了他们的怀里, 心里那叫一个美,更就别提多开心了, 仿佛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付出过艰辛的劳动 似的。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等到秧苗长到半尺多高的时候,要把每个坑里两株以上的秧苗拣差的拔掉,把最茁壮的一棵单苗留下, 农民朋友管这叫间苗。 的活 们最难 一项农活 ,他们心疼啊,那一颗颗绿油油的秧苗就像是他们的孩子一样,他们爱呀, 拔哪 颗都不舍, 拔掉哪颗都像是在他们心头剜掉一块肉,那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啊, 但如果不拔掉,玉米棒就长不大,产量就会 不高 ,所以农民们就不得不忍痛割爱了。
对种玉米 之事 而言,最好 又简单莫过于 春种和秋收,春种和秋收劳动强度不大,天气也不冷 热,春种希望满怀,秋收硕果累累,心情愉悦 爽朗。而最难 之事则是 苗和锄草, 间苗和锄草都是整天弯着腰蹲在地里,一天下来,身上像散了架似的疼,间苗虽累但是一遍活,也比较省力气,而最艰难的是锄草,锄草 一般来说是 需要 两遍,第一遍是初夏,那时苗子还不 高,草也不大,天气也还不是太热,但第二遍却是非常艰难的,正 每年的伏天, 待到 学生们放暑假 时,苗子也快 一人高了,遇到雨水多的年份,草的长势也十分旺盛,人在里边一锄一锄地锄草、松土,天气热 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甚至有时候脸上被玉米叶子吻的十字八道的, 辣辣的疼,等实在熬不过去的时候,有的男人们就会扯上嗓子喊一噪“抽烟了”, 后便 三五成群的 聚到 地头闲话一会儿,这时女人们也 围坐 一起 ,歇上一会,拉拉家常,大约一袋烟的功夫,继续他们简单而又艰苦的劳作了。但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朴实、善良、耐劳的他们从来都不叫苦,不喊累,不抱怨,仿佛是铁打的一般。那时候的人们,不象现在,也没有更多的想法,知道 自己该做的事就是种地,把 春种、夏锄、秋收、冬准备 这些事做好了就行了 ,他们知道 只要 不懒待地皮,地皮就不会亏待 他们的 肚皮。
记得那年夏天, 我五年级暑假的第一天,也是玉米该锄第二遍草的 时节 和往常一样,父亲和母亲早早就起来了,父亲在院里收拾菜地, 母亲则忙着 喂鸡、喂猪 做饭 吃完饭后,我和母亲说,“妈妈,今天我来刷锅,做中午饭。”妈妈 听后 一脸 疑惑,问我会做吗,我说我会做,然后我便告诉妈妈做饭的程序,妈妈都一一应声了,母亲还把做粘糕的面盛到一个盆里,把和面的水也给准备好了,又特意叮咛了一下熬菜该放多少水和多少盐,就这样,看着眼前还稚嫩的我,母亲的脸上透出了会心的微笑,望着父母下地走时的背景,鼻子酸酸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父母亲一般是不让我干家务的, 他们 无论多累,都不舍得让我干,他们总认为我还小。父母 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多少文化,父亲高小毕业,在村里算是个有文化的人了,母亲家庭成分不好,生活很艰苦,只勉强断断续续上了两年小学,便不得不辍学了, 他们是那个年代农村的缩影和写照,读的书虽然不多, 但对我说的最多话便是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才会有出 ,才不会象他们一样一辈子修理地球之类 的话云云 。朴素的话语,虽算不上什么 大道理, 却饱含着渴望和寄托、强调了学习的重要,可以理解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 虽然有时候 真的 感觉父母 有些 罗嗦,但当我每每看到父母亲又下地又干家务,从小 还算 乖巧的我总是抢着干一些力所能及的 ,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负 父母 所望,将来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今天,是我第一次单独做饭,我想等父母田间 来,一定要让他们吃上他们女儿单独做熟的饭菜。
我做完家务 作业,开始着手作午饭了 果然,经过一阵子努力,午饭还真的就做好了。 接着 就是焦急的等待,怎么父母还不会 来呀……
日头 个大火球一般高高地挂在当空炙烤着大地,地上也 是下了火,知了在树上吱吱的叫个不停,吵的人心烦,杨柳的叶子打着卷儿,无精打采的,更别说地里的庄稼了 北方夏天 那种干燥的火辣辣热,晒的人仿佛被烤燋了一般,但比起南方的闷热让人透不过气来多少还算是好受一些,即便如此,坐在阴凉通风的地方 依旧 是满身是汗,好象是划一根火柴,空气就可以被点燃似的……
父母终于回来了,我高高兴兴地迎了出去, 他们放好农具,父母亲推开门进了屋,闻到扑鼻的饭菜香,从他们脸上挂着笑容便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一身的疲惫倾刻间 一缕凉风吹 走了似的 看着满面尘土和被汗水 湿透 衣服的父母,心里就别提多难受了, 他们洗脸的时候,我便张罗着放桌子,拿碗筷……所有的饭菜都 上桌子的时候,父亲更是乐的脸上开了花,由衷地说了一句话,一句让我一生都铭刻在心的话:“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锄 回来,能吃上口现成的饭……”母亲也附和着,父亲说话时,脸上 洋溢 着从来都没有过的幸福与满足,他们的女儿长大了……
记得那天父母亲都吃的好香好香,然 说实话,那天的饭确实不如母亲做的好吃,因为没把握好火侯,汤烧干了,差点就把土豆和 熬化 熬糊了,所以菜也咸了,粘糕也没有母亲做的 道。
但淳朴、善良的父母是不会在乎这些,他们的 需求 是那么简单, 那么单纯,那么质朴, 那么容易满足……
是指缝太宽,还是时光太 ,转眼间,父母亲已经年迈, 满脸的苍桑留下了岁月无情的刻痕,乌丝染霜,身板不再挺拔,走路也已蹒跚。 我曾多次 他们搬到城里来和我们一起住,但 最终没能如愿 。他们 依旧守望着那块土地 他们 对那块土地爱得深沉,他们对 那块养育了他们一生的热土 不离不弃 ,他们 更不愿 离开那 陪伴了他们一生的老井,他们同样离不开那群和他们一样一起生活了一辈子的简单、淳朴、勤劳、善良的人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